服务指南
设为首页 中文|ENGLISH|
手机APP
资讯 1 18 中文网 2481 深度调查 595112 专访王昊宇:货币宽松等因素提振棉价 究竟行情还可以走多久? 2020-09-10 16:15:54 weiqian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深度调查
专访王昊宇:货币宽松等因素提振棉价 究竟行情还可以走多久?   
中国棉花网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2020-09-04    条评论

中国棉花网专讯:近期郑棉走势偏强震荡,价格重心不断抬升,未来市场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届时棉价又将何去何从,为此中国棉花网记者专访了中普伟业(北京)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王昊宇,针对近期市场热点进行解读。

记者:美国将新疆兵团加入制裁实体名单上,对新疆棉会产生什么影响?

王昊宇:理论上讲,会有很多国际公司没有办法直接交易、甚至彻底不能交易兵团棉花,因为不能和实体制裁名单的企业进行交易,现在国际棉商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尽管企业内部和律师都在积极沟通,但没有人知道细节如何处理才完全安心,现在新花即将上市,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棘手。本届美国政府使用了很多行政命令,又不提供清晰的操作细则,给产业凭空制造了许多不确定性和麻烦。客户反馈已经有一些下游企业特别是国际品牌及其供货商为了避免可能的麻烦,索性“一刀切”地扩大安全边际,尝试回避全部新疆棉或者新疆纱。

记者:您认为此举会对消费端造成哪些影响?

王昊宇:我国纺织产业链非常长,总体来讲有相当于1000万吨以上的棉花基础消费(棉花加进口纱线折合),其中有多少在终端是国内消费,有多少转为国际出口,又有多少是先出口再回来加工,很难统计清楚。实际上,在全口径统计数据里,出口订单占比还是很大的,甚至在我们国内市场的纺织品零售当中,国际快销和运动品牌占比也非常大。无论是出口企业还是上述在国内零售市场成功运作的国际品牌,都深受本次行政令影响,已经有前面提到的为了自保而扩大化规避新疆棉的行为。另外一个问题是,传统上我国出口订单主要是面向高端市场,新疆棉质量优异,如果缚住手脚不许用优质棉去纺高档产品,订单完成困难加大。

记者:您作为棉花产业人士,在行业当中面临哪些痛点?

王昊宇:这几年越发清晰的一个特点是,当一个阶段基本面和行情走势相矛盾的时候,不要迷信自己认定的基本面这一个维度。举个例子讲,大体上从基本面看,除了在“封城”后逐渐提高开机率以及中国在防疫中“一马当先”的优势外,全行业的整体景气度和利润率以及库存水平是无法诠释郑棉和ICE4月份开始如此大幅度反弹的。即便今天去询问纺织厂,尽管环比的恢复依然没有结束,但各国纱厂和纺织业的经营同比口径都依然不同程度下滑,不过期货价格和去年同期相比已经接近甚至超出了。而从投机角度讲,资金会持续关注事件推动,而且特别会强调边际的变化。因此产业从业者要学会在不断审视自己对基本面判断的同时,更要理解外部市场认为什么才是期货市场交易的核心,而不是简单那一张平衡表,这就是我们的痛点和难点。回过头总结一下,个人认为支撑市场的主要因素有第一波疫情过后开机率和景气度的边际恢复(资金侧重点);宏观上各国的宽松货币政策(央妈为投机和资产配置赋能);以及中国遵循第一阶段协议进行的美棉采购改变了结转库存的时空配置(从美国转到中国,而且本来有价格优势的巴西和印度去库存失败),从而强化了期货而弱化了基差(美国库存下降而巴西和印度库存上升,纽约期货强而现货基差弱)。那么现在要问问自己接下来这三四个月有没有什么因素会打破前述平衡。

记者:您如何看待美棉ICE价格运行趋势?

王昊宇:美棉强势运行有一段时间了,支撑它的主要因素是美国国内的棉花供求平衡,主要原因有中国持续履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致使美棉签约和装运保持良好势头,还有就是市场预计2021年产量下滑且出口依然有贸易协议保驾护航。但是除去美棉外,其他国家棉花现货基差很弱,一般而言在基差如此弱势前提下,现货压力通常是很大的。这种情况下,美国供求和全球松紧不一致,资金的“诗和远方”和产业的“挣扎在当下”非常拧巴。

记者:您认为棉价未来是何走势?

王昊宇:我认为在北半球新花下来之前,现货压力也许不足以战胜货币政策的宽松。同时前述新疆的利空也需要更长期的时间来表现。因此暂时依然倾向于棉价震荡上行。当然新花上市前后还存在很多宏观变量,比如美国大选问题,中美贸易协议问题,各国货币政策是否边际变化问题,这些都存在很大变数。还需要注意的是,按计划美国大选本应在11月告一段落,但是最近的“邮寄选票门”和美国各地此起彼伏的群众运动,种种迹象表明此次大选的最终结果可能会延长揭晓,因此市场的不确定性与波动性可能进一步加大。现货角度看,除去期货价格水平的问题,现在美棉基差达到外盘主力合约加1200点左右,而巴西棉基差在500元点左右且有更灵活更早的船期安排,这本身就是一个抑制美棉出口而利于巴西的结构。

记者:您是否认为当前最差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王昊宇如果说同比上半年的休克疗法、全面封锁,那最差时期无疑已经过去了,但是金融市场交易的永远是预期,当前市场走势其实很大程度上已经将这种边际变好预期交易进去了。重点要看这种边际变好可以持续多久,且2020/21年度到底能在生产消费没有“封城停滞”的基准情景下恢复多少。2018年度我国棉花消费是820万吨左右,2019年度大概减少150万吨,2020年度消费能够恢复到多少非常重要,市场现在是按照一个比较积极乐观的恢复程度交易的。

记者:您认为疫情转好,外贸订单会否又转机?

王昊宇: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4-6月份订单有明显恢复迹象,但是要考虑到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印度、孟加拉等国,彼时因为疫情原因开机率很低,5-6月份印度开机率只有40-50%,因此恢复的订单很多都被我们拿到了。而目前的情况是,虽然订单依然在稳定恢复但是印度的开机率已经和我国接近了,所以在这种状况下,我们面临的竞争对手增加了,竞争也会更激烈。

记者:您觉得我国棉纺产业会长期处于“寒冬”吗?

王昊宇:我觉得棉纺产业中长期看最大的寒冬暨国内用棉成本显著高于国际市场的时代早已过去了,本次疫情由于我们防控得力也算熬过了“至暗时刻”。现在我国相关部门出台棉花政策都盯准了内外价差,要相信市场经济,只要内外价差控制住了,国产纱就有竞争力,也就保证了棉纺产业基本盘的稳定。所以综合看,还是要适度乐观,棉纺产业确实涉险度过了寒冬。当然了,前面说的新疆棉使用受限问题是我们行业下一阶段要攻克的难题。

(中国棉花网记者:李伟 王巍翰 电话:010-58931122-286

 

 

欢迎浏览中国棉花网!请发表您的观点,谢谢!
1,234
最新热评
精彩专题
中国棉花网 版权所有 京B2-20191188 京公安网备11010802011033
Copyright © 1999-2015 fqdail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郑重声明:中国棉花网及子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核实,风险自负。
1,234